欢迎访问山与山体育
客服热线: -

山与山体育

山与山不相遇 人和人会相逢

野性祁连 | 千山无阻 大野奔跑 [复制链接]

139****7453 | 2021-04-30 19:48 370 0

图片

野性祁连  | 千山无阻  大野奔跑


苍茫的祁连山暮霭沉沉

我们扛着摄像机

沿着雪豹留下的足迹

寻觅欢快、悲伤、争斗、杀戮的野生动物世界

野性祁连越野跑
#向善而行 4月29日20:30分,韩国KBS1套播出《LAST WILDLIFE》,讲述雪豹守护者影像记录者王鹏和雪豹等猫科动物的故事。雪豹守护者是野性祁连越野跑的公益合作伙伴。
视频号
4月29日,韩国KBS播出《LAST WILDLIFE》,讲述雪豹守护者王鹏和祁连山雪豹的故事。过去几年间,雪豹守护者是野性祁连越野跑的公益合作伙伴。我和袁玮作为野性祁连越野跑的联合创始人,也受聘成为北京高原守护者公益服务中心的理事,贡献微薄之力于保护野生动物活动。2021年,王鹏及团队将来到野性祁连越野跑拍摄,并制作一部《野性祁连》纪录片。

图片


王鹏:前《南方周末》深度调查记者,专栏作家(《中国无人区纪行》、《生态中国行》)。2010年前调查中国沙漠和高原无人区,2009年开始野生动物调查和拍摄。纪录片导演、兰州祖厉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北京高原守护者公益服务中心负责人。浙江大学、陕西师范大学、西北师范大学、西北民族大学、兰州交通大学等十余所院校外聘专家。

纪录片代表作品:中韩塔联合制作《Last Wildlife》总导演;中宣部项目《野牦牛》导演;甘肃省委宣传部项目《祁连山国家公园》导演;《拯救雪豹》导演;《新无人区》导演;《简丹-向死而生》导演;央视纪录频道订制《行走的骆驼》《向往鹰的飞翔》导演;短片《祁连山风云》导演。


图片


巧合的是,王鹏的公司和山与山体育都在兰州岚沐创意产业园。不过,平时很难见到他,因为一年365天里有一半时间他和同伴在一起进山寻找雪豹。


2013年, 因为拍摄消失的冰川系列,王鹏去了祁连山最大的冰川——老虎沟系列冰川,它位于甘肃肃北蒙古族自治县境内的甘肃盐池湾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拍片子的过程中,护林员告诉我们这里有雪豹,还拿出了几张雪豹的照片,王鹏当时很惊讶。


雪豹是青藏高原的王者,居于食物链顶端。它是在风雪之中盘桓、雪山之巅屹立的物种,是全世界最神秘的野生动物之一。在国外,雪豹的关注度远远高于其他野生动物。在20世纪70年代,国外评价世界顶级野生动物摄影师的标准之一,就是能否在野外拍到雪豹的影像。


但中国人很少关注雪豹,即便在5年前,雪豹也很少进入大众视野。20世纪90年代,大量无序开矿和深入山野放牧导致雪豹在国内栖息环境恶化,国外野生动物专家甚至判断中国已经没有雪豹了。2003年,BBC拍摄了全世界第一部关于雪豹的纪录片,他们是在巴基斯坦拍摄。拍了一年多,雪豹影像也只有5分钟,但这是全世界首次。


雪豹是猫科动物,长得非常萌,因为生长在寒冷区域,它的毛发长且蓬松,尾巴又粗,特别可爱。自从看了BBC的纪录片以后,王鹏就喜欢上了雪豹。10年后,他在盐池湾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看到3张雪豹红外线照片,那一刻,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


王鹏一直以为中国已经没有雪豹了,当知道祁连山居然还有雪豹时很惊讶。他决定拍一部雪豹纪录片。现在回头来看,他觉得当时决定非常草率,非常冲动,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可那时候年轻嘛,就想着要做就做一件很牛的事。

图片


除了雪豹,王鹏也拍到了别的动物,心里多少有点儿安慰。雪豹生活在高海拔地区,是一个昼伏夜出的物种,它的隐蔽性极强,即使是在大白天,距离你十几米外的地方,只要它一动不动,就很难发现它,拍摄难度极大。四年中,王鹏总共拍到四次雪豹,也就是说,平均每年只有一次机会,而且还不知道这一次,会发现在哪一天,所以只能全年轮流蹲守。这让他们在很多时候都陷入绝望中。


2013年10月,拍摄团队进入盐池湾拍摄雪豹,一直到2014年4月才第一次拍到,差点儿坚持不住了!见一次雪豹很难,刚要拍就被它发现了,雪豹很快就跑过去了,根本追不上。雪豹几分钟就能爬上一座大山,人至少要爬两个多小时。拍雪豹拍得人很绝望,但一想到已经开始拍了,那就先拍着吧。


漫长的四年中,让王鹏最难忘的是2014年的夏季。他和野人(胡彦雄)去一个无人区蹲守。刚去的时候连续10天什么动物都看不见,紧接着就下起雨一连五六天。等到雨停了,太阳出来了,王鹏感觉特别有希望拍到雪豹,为什么呢?因为雪豹也憋了十来天了,终于天晴了,它有可能也出来。


下午5点多钟,大批岩羊出现了,大概有300多只,王鹏特别兴奋,拿起摄像机去拍岩羊,野人就在挖的掩体里等待雪豹。到了晚上8点钟,野人回来了。王鹏问: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他说今天心里特别不舒服,就提前回来了,按照拍摄约定是晚上9点返回。那天晚上,王鹏心里总感觉不对。


第二天早早跑到布设的红外摄像机。打开第一台,晚上8点20分,雪豹妈妈带着小雪豹经过这里,待了3分多钟才走。当时野人一看脸就红了,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儿。此后十几天,两人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互相不敢看对方的眼睛。就这样,完美错过一次绝佳的拍摄机会。


在拍雪豹的过程中,也拍到了野牦牛、黑颈鹤这些中国独有的野生动物。有一些拍摄素材至今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比如高山兀鹫交配的镜头。为什么别人没有拍到?因为野生动物的这些行为都发生在一年中最冷的时候,也是人最不容易进山的时候,动物很少受到影响,才有大量的行为。

图片

拍摄进行到2015年初,王鹏和团队已经投入两三百万元,不见收益,也没拍到几个雪豹镜头,几乎弹尽粮绝。王鹏听从朋友建议,在网络上做了一次众筹。这次众筹成为王鹏拍摄工作的转折点,也让雪豹这一珍稀物种进入大众视野。众筹活动获得400万人转发支持,王鹏也因此受到很多人追捧。王鹏一直在强调,这400万人都是雪豹粉丝,而不是他个人的。这些年,经历了太多艰险,但他们的心一直是热的。


众筹收到15万元筹款,并获得康美药业100万元的资助。到了2016年,又没钱了——如果连吃饭都有困难,那这件事肯定是有问题的。2016年,王鹏转变思路,每年秋季后半段到第二年春天在山里拍雪豹,夏季和秋季前半段去授课、演讲——只有让别人知道你做的事情,才会有更多的人支持你。


从2013年到现在,王鹏及团队已经投入了640万元。冬季和春季是最重要的拍摄时间,经常在冰天雪地中拍摄。牧民冬天从深山里撤出来回到冬牧场。山上食草类野生动物就下来了,岩羊和白唇鹿都是雪豹的食物,雪豹也会跟着食物源往海拔低一些的地方走,大约到海拔3500米至4200米的地方。


雪豹来到海拔低一些的地方,这对拍摄是非常有利的。冬季下雪后不容易融化,雪豹走过去之后,可以沿着它的足迹来找。甚至可以根据它的脚印判断出多长时间前走过去的,再决定跟还是不跟。这就是为什么要在冬季进山最主要的原因。


冬季非常考验装备和实力,之前在盐池湾拍摄的时候气温零下30度,拍摄团队冻得只有眼珠子打转,身体其他的地方都没有知觉,嘴也张不开,没办法说话。那种冷是非常可怕的,但大家的心里一直是热的。


拍摄过程中,王鹏了解到雪豹与人类的纠葛。几年中,王鹏先后救助了5只雪豹,他的身份也悄然从纪录片导演变成雪豹守护者。王鹏正在拍摄《雪豹传说》,他希望作品能够唤起公众对于珍稀动物的关注,向民众传达保护濒危动物的理念。


图片


2014年,我们在盐池湾拍摄雪豹的过程中得知,雪豹偷吃牧民家的羊被逮住了。我们和保护区的人把这只雪豹送到山里放生了。那时我们才知道,原来雪豹跟人类有很多冲突,在甘南玛曲和青海果洛一带,这种冲突非常严重。牧民对雪豹又爱又恨。在他们眼里,雪豹是距离神灵最近的动物,一般情况下,他们是绝对不会伤害雪豹的。但是雪豹吃的牛羊多了也受不了,于是就发生了伤害雪豹的事件。


这几年,我们在甘南玛曲和青海果洛先后救助了3只雪豹,每次收到牧民抓住雪豹的消息,我们就去跟牧民谈按市场价补偿他们。救助的过程一次比一次难,但是我感觉,我们跟牧民的关系是有进步的。我告诉牧民,如果雪豹吃了你家的牛羊,马上通知我们,我们会按市场价赔偿。现在那一带的牧民都有我的电话号码,从前还有人打雪豹,自从我们去过之后,再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了。


2017年元旦,我救了一只雪豹,那只雪豹受伤比较严重,我们就紧急地把它放了。我们进山花了2万元,雪豹吃了牧民家的6头牛,我们给牧民赔了3万元。刚过了一个月,过年时又有一只雪豹被牧民抓住了。我的朋友都劝我说:“别去了,你一个人也救不过来。”当时我穷得年都没法过了。这怎么办?有几个朋友打电话过来说:“老王,赶紧众筹,再不要自己扛着啦!”我花了10分钟写了一篇600多字的文章,简要介绍了情况,然后通过我的微信公众号发了出去。接下来的24小时,不断有网友加我的微信,向我了解情况。令我始料未及的是,一天内就筹到了5万元。然后,我们就进山去救雪豹。我带了无线电项圈,本想为以后的拍摄带来方便,结果是一只七八个月大的小雪豹,没法戴项圈。戴得紧了长大会被勒死;戴得松了项圈很快就掉了。它太小了,项圈也会对它的捕食造成影响。我就给它裹了一条毯子,抱到山上把它放了。那只小雪豹特别可爱,我当时心里五味杂陈。这只雪豹救得不容易,这笔钱筹得也不容易。放生之后,我就一直在考虑今后雪豹的保护应该怎么做?

图片


其实现在凭王鹏积累的素材已经可以拿出一部雪豹纪录片了,但是还不够好。王鹏总感觉会有更好内容出现。他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拍摄10年。这是值得用一辈子去做的事业。


王鹏的偶像是星野道夫,他是一个沉醉于荒野的人,顶级的野生动物摄影师,最后在执行拍摄任务时被棕熊咬死了,也算是死得其所。对于野生动物的追求,一开始是因为热情和冲动,后来就慢慢地喜欢上了它们。现在一到冬天要是不进山,王鹏就坐不住,总感觉哪里不对,好像自己有什么事没有做。


这几年,王鹏的工作和生活一直是围绕着拍摄雪豹来进行的。王鹏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既能了解野生动物的习性,还能保护野生动物和环境,实现自我的价值。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耐心地等待。


我和爱人是高中同学,她是从兰大外语系毕业的。我的家人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儿子和女儿都为我骄傲。我儿子今年4岁,他会跟幼儿园的小朋友说:我爸爸进山去找雪豹了,我长大以后也要去。我现在的拍摄工作既没有保障又危险,但我感觉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比如别人的尊重,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很重要的。我很享受这种生活,我的荣耀和幸福感也来自这里。


我赞美转瞬即逝的事物,
傍晚天空的光,
窗台歇脚的鸟,
山路上四月的清香。

永恒并不遥远,
就在满怀疼爱的一瞥中;
就在你陪年迈父母
坐着的下午树荫里。

我赞美白鹭飞离树梢
那一刹的舒展,
我赞美分离时的战栗,
遗憾中虚构的极致之美。

只要你足够注视,
时间就会停止,
除非忽视,不会有什么
从你面前流逝。

我赞美,
永动的波涛成全我赤裸前行,
我赞美你从我手中取走的一切,
让我得以张开双臂。

万物以其流逝,让我们自由,
蓝天,大海,起飞前的风,
在热爱的眼中,
每一秒都与这一秒相同。

我赞美转瞬即逝的事物,
鲜花,雨滴,云影,
那不能永存的一切,
都与你我相同。

图片

图片

图片


季风塑造了祁连山的气候,形成明显的垂直自然带。高山上白雪皑皑,山坡上森林茂盛,山间谷地里河水流淌、草原密布,这便为众多野生动物提供了庇护所。雪豹、岩羊、雪鸡等动物属于高山上的物种,那里山岩陡峭,且常年冰雪覆盖,形成高处的独特风景。接下来的分布是森林,森林为白唇鹿、马鹿、麝、蓝马鸡以及各种鸟类等野生动物提供了庇护所,所以属于森林的野生动物世界是精彩纷呈的。


掠过林海是大片灌木和开阔草原,草原动物生活在自由空间里。喜马拉雅旱獭是草原的地主,在草原上几乎无处不在,有了狼、兔狲、藏狐、赤狐这样的天敌,有着超强繁殖能力的喜马拉雅旱獭的数量才得到有效控制,不至于对草原形成威胁。


草原不远处的河谷地带往往是一块块湿地,湖泊湿地生机盎然,高冷美丽的黑颈鹤对环境敏感,是环境变化的指示物种,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评定为易危等级,目前全世界仅存1万只。科研人员在祁连山境内开展黑颈鹤种群和分布的调查结果是喜人的,这足以说明这几年祁连山内的生态环境日趋向好。


图片

在苍茫之间,祁连山无不透露着自然的野性之美。祁连山孕育了大面积的荒野,荒野之上是孕育生命的乐园。祁连山是中国32个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之一,成为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优先区域,在全球高海拔地区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


祁连山的野性之美,有大自然亘古的本真之美,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故事,有生命肆意生长的激情,有天地间无处不在的天籁。


野性之美,祁连风格,千山无阻,大野奔跑!


图片喜马拉雅旱獭与藏狐搏斗,这样的野性画面在祁连山里随处可见。鲍永清摄

图片雪豹对红外线相机保持警惕。鲍永清供图

图片一只雪豹在雪地里独行。鲍永清摄

图片一只雪豹正在哺育幼崽。鲍永清摄

图片一只雪豹蹲在山崖上休息。鲍永清摄

图片冷龙岭山脉是祁连山东段核心区域。葛文荣摄

图片一对兔狲在打闹嬉戏。鲍永清摄

图片草原上悠闲的兔狲。鲍永清摄图片野性祁连起终点冰沟河景区的绿色山野。Ben Clark

图片祁连山雪峰。葛文荣摄

图片野性的祁连山。鲍永清摄

图片兔狲一家。鲍永清摄

图片藏狐幼崽。鲍永清摄

图片一对黑颈鹤盘旋在祁连山湿地上空。鲍永清摄

END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