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与山体育
客服热线: -

山与山体育

山与山不相遇 人和人会相逢

他热爱跑步,并在此过程中发现死亡 [复制链接]

139****7453 | 2021-07-09 10:08 161 0

图片

2018年,Uwe Moldenhauer遇难10周年,他的朋友在纪念牌前留念。摄影Ulrich Sauer


前往德国最高峰楚格峰的途中,一块带有十字架的青铜牌匾安放在海拔2800米处的岩壁上——他热爱跑步,并在此过程中发现死亡——这是乌韦·莫登豪尔的纪念碑。2008年7月13日,这位41岁的越野跑者倒在海拔2962米的楚格峰上。冰冷的暴雨使得两人死亡,另有六人被急救。参赛者冻得无法报出姓名,也无力进食热汤。风寒效应使得峰顶温度降到零下2度。


2008 年7月13日,第八届楚格峰速度攀登赛(Zugspitz Extreme Mountain Run)从山下的奥地利小镇埃尔瓦尔德出发开始比赛。海拔2962米的楚格峰是德国最高峰,德国和奥地利之间、巴伐利亚和南蒂罗尔之间的边界横跨西部山顶。大约600名参与者站在海拔1020米的起点,他们将要完成16.1公里路线登顶楚格峰。一般人徒步需要7-9个小时,速度攀登最快者仅需两个小时。


图片

速度攀登楚格峰经过的冰雪地带。摄影Helmut Reitmeir


出发时的气温是13摄氏度,早上下起倾盆大雨。尽管天气如此不利,大多数跑者还是短裤短恤上阵。这是一种集体疯狂:分组出发时,参赛者接到口头通知,山上将有雨雪,气候非常寒冷。但只有少数人带着手套、帽子和雨衣。


“如果你不呕吐,你就没有达到极限”其中一名跑者T恤上写道。开赛前几分钟尽管天气恶劣,参赛者们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在这种不利的条件下,幽默是一种久经考验的方法,可以给彼此勇气。开始后不久,闪电和雷声接踵而至,似乎是不祥之兆。


图片

速度攀登楚格峰比赛从奥地利小镇埃尔瓦尔德出发。


对于两位参赛者来说,赛道将是他们的最后奔跑。首先,穿过柏油路到达埃尔瓦尔德阿尔姆,然后穿过陡峭的山路和德奥边境到达诺瑞特,然后通过桑纳尔平火车站到达山顶。上午11点刚过,马丁·埃赫特勒以2小时7分钟率先冲过终点线,完成2000米爬升和16公里。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灾难在一点点酝酿。在海拔2579米的桑纳尔平,连绵不断的冻雨不断变成冰雪。阵风使得不少参赛者冷静下来,有些人没有到达桑纳尔平火车站,也没有去攀登最后的350米高度。“你们真的要上去吗?”一名山地救援人员问跑步者。许多人想这样做,即使他们全身上下已经彻头彻尾被淋湿——放弃并不是耐力运动员的力量。

图片

紧急救援失温者。摄影DPA


情况恶化时已是上午11点半了。在陡峭的山顶上有一层薄薄的雪,暴风雨依然在持续。50多名山地救援人员在照顾数十名精疲力竭和体温过低的运动员。人们不断尖叫求救,救援人员几乎不知道该先从哪里开始。雪越来越大,风越来越大。


任何帮助对乌韦·莫登豪尔来说都太晚了。在峰顶下方不到200米处。他和汉斯·波施尔一样死于体温过低和精疲力竭。两人都被认为是非常有经验的马拉松运动员。汉斯·波施尔的马拉松PB是2:48,他是田径俱乐部的体育教练。乌韦·莫登豪尔在汉堡马拉松跑出3:17。

图片

紧急救援失温者。摄影DPA


中午12点,组织者彼得·克林宁格终止比赛。但一切为时已晚,事后的批评指责也是基于此。颤抖的参赛者躺在地上,接受着治疗,但能够提供热源的毯子数量远远不够。


那天,乌韦·普凡泽尔特也在那里。他在事后回忆道:大多数运动员都带着“蓝眼睛”,穿着过于单薄的衣服。他自己在桑纳尔平山地火车站停下脚步。虽然他带着手套,但还是被冻的很惨,因为之前所有的东西都湿透了。

图片

楚格峰速攀赛典型地形。摄影Michael Munkler/Anton Meier


普凡泽尔特很快意识到现场需要训练有素的护士提供急救。“人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许多人浑身发抖,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普凡泽尔特下山时才发现有两人在奔跑过程中遇难。他说:“这对我们影响很大。” 这位热情的越野跑者今天仍会想起在楚格峰那不幸的一天。


恶劣天气到来时,辛德勒和普斯尔在缆车站放弃了比赛。“当我们开车回家时,从汽车收音机才得知了死亡事件,”辛德勒说。“我们感到震惊。天气条件很差,我们也体温过低。但我们并不认为这种情况具有威胁性。”

图片

时停步的曼弗雷德·辛德勒。摄影Manfred Schindler


辛德勒和他的朋友们只是遵循了他们的常识。因为从他们放弃比赛的缆车站到山顶之间的最后一段路很艰难。400米的垂直爬升非常陡峭,有些地方需要借助绳索攀爬,而且地形非常暴露。就像辛德勒一样,大约三分之二的山地跑者选择了放弃。将近600名参与者中,近400人停在缆车站。只有不到200人敢去攀登海拔2994米的顶峰。最快的马丁·埃希特勒只需要两个多小时,普通登山者需要9个小时。


辛德勒无法证实这次活动组织得不好。然而,他说:“其实应该把终点从山顶移到缆车站。如果有一条替代路线也很好,因为你根本无法在这样的天气中完成这次比赛。” 回想起来,辛德勒说:“如果我们知道天气会是这样,我们就会放弃出发,尽管报名费是60欧元。”

图片

晴朗和恶劣天气下的楚格峰。摄影Helmut Reitmeir


辛德勒并没有因此消除对越野跑的迷恋。“这就是体验自然和跑步运动之间的联系。” 辛德勒和他的搭档还将继续参赛。“我们会继续,但前提是天气合适,带着充足的装备。


灾难性的楚格峰事件占据了头条新闻。组织者被控没有及时取消比赛。检察官办公室介入调查过失杀人和身体伤害的嫌疑。许多人普遍质疑这种极端大众体育赛事的意义。登山家莱因霍尔德·梅斯纳尔也发声批评此类事件将山区退化为运动场,并呼吁取消类似赛事。


图片

楚格峰速攀赛往届参赛者。摄影Helmut Reitmeir


批评的焦点指向组织者彼得·克林宁格。但也有许多运动员强调个人责任。毕竟,他们事先就意识到了危险。与某些媒体不同,雨雪、风暴和寒冷并不令人意外。前一天,天气预报已经提示了阿尔卑斯山的天气。另外,其实大家也应该清楚,即使是夏天,高山上也会下雪和寒冷。由于海拔高,楚格峰上平均每年有310天的气温低于零度。这座山的年平均气温为-4.2 度,是德国最冷的地方。


楚格峰事件发生近一年后,组织者彼得·克林宁格收到处罚令。据说是他的疏忽造成两名参赛者的死亡。他还在九起案件中犯有过失造成身体伤害的罪名。克林宁格需要为90人每人赔偿150欧元,共计 13500欧元。克林宁格当然对这次事故深感遗憾。2009年11月在法院审判前。这位组织者被无罪释放。整个过程一直被德国媒体追踪,有媒体如此评论道:如果法院判定参赛者胜诉,那么每个比赛的组织者在开赛前都会有一条腿已经踏入监狱。尽管一切都变得不同,这个过程以无罪告终,楚格峰事件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图片

楚格峰仅存的冰川,注意右侧攀登者。摄影Helmut Reitmeir


德国科隆体育大学的预防与康复学教授英戈·弗罗博斯表示道:在德国,几乎所有东西都受到监管和标准化。法规几乎伴随着生活的所有领域。有时我们会抱怨这一点,感到被控制与无能为力。另一方面,组织像楚格峰极限速攀赛这样的大型体育赛事的任何人都不必遵守任何规定。没有普遍具有约束力的标准,例如在场的救援人员或医生数量。举办此类赛事是否需要明确规定?有很多话要说。


尤其是随着赛事要求逐年提高,这也符合时代精神:更高、更快、更远、更长的距离,始终处于极限。这正是未受过训练的人可能会遇到的问题。由于许多人认为此类跑步更有趣,因此他们可能期望过高。此外,个人负荷的不断变化对于身体健康的参与者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图片

楚格峰事件震惊欧洲越野跑社区。摄影PLAN B 


这一惨痛教训使得欧洲各越野跑赛事主办方将强制装备列入赛事规则。2009年的UTMB报名要求具备积分,参赛者必须有越野跑比赛经验,而不是纯粹的新手。不仅在阿尔卑斯地区,而且在各国的低山地区,越野跑赛事组织者希望尽可能地规避风险。参赛者不仅需要赛前签署免责协议,而且各比赛的强制装备都有明确规定。所有这一切都不仅仅是纸上谈兵,而且也在比赛中严格检查。如果背包里缺少一件装备,就无法比赛。


2008年真是个多事之秋。英国湖区的莱克兰山地马拉松也遭遇风暴和洪水。尽管气象学家发出警告,2500名参赛者还是踏上40和80公里的赛道。750名全身湿透、体温过低的参赛者后来到紧急避难所避难,十几人被送往医院。一名妇女被冲入河中受了重伤。


图片

今天的楚格峰依然是游客造访最多的目的地。摄影Helmut Reitmeir


多年后,原本速度攀登楚格峰的Zugspitzlauf赛事彻底消失了,组织者没能获得巴伐利亚和蒂罗尔当局的批准。2009年,Zugspitzlauf在一条较短的替代路线上顺利举行,还是有不少参赛者抱怨比赛路线缺乏吸引力和挑战性,可能他们都已经忘记了一年前的惨痛教训。2011年,慕尼黑赛事机构PLAN B接管赛事,以环绕楚格峰为赛道不再登顶楚格峰,Zugspitz Ultra Trail越野跑赛事诞生,现在已经成为德国最大越野跑赛事。


在以人类的共情感审视这些过程的时候,一切是那么凄凉。然而,在很多人心目中,楚格峰事件的回响没有结束。从对风险的认识和确保安全来看,组织者和参赛者要承担多少责任?在赛事没有降格到类似健身跑活动前,它的安全性到底意味着什么?当竞赛成为一种安全赌注时,请切记“宁愿死在理性,也不要死于情绪”。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或是过度意志力的燃烧而造成永久的遗憾。一个重点是,作为跑者你不会注意到自己跑了多长时间?

图片

2008年纪录楚格峰事件的中国媒体。


最后请记住一点,虽然我们倾向于将危险与寒冷、潮湿、大风、海拔、冰雪联系起来,但恰恰相反;高温、潮湿和阳光同样危险和致命。以2018年的伦敦马拉松赛为例。比赛遭遇24度的高温造成严重破坏;一名跑步者在比赛中倒下死亡,73人住院治疗。现在对于一些人来说,24 度可能被认为是温暖的一天,然而,对于许多在英国冬天训练的英国跑步者来说,天气异常炎热,这是他们没有训练过的。


借用《进入空气稀薄地带》作者的一段话:我希望读者能从这次事件发生后所进行的痛苦的精神倾诉中得到启迪。我想使我的文字有一种原始而冷酷的诚实,因为这种诚实似乎会面临随时间流逝和痛苦的消散而被过滤掉的危险。



参考网站及文献

www.augsburger-allgemeine.de

www.lauf-in-witten.de  

www.berglaufpur.de

www.bergfieber.de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